网站首页 > 汽车 正文

从“品正”乐园到“形胜”擂场

   2019-05-14 13:42:32 作者: 来源:锡林浩特新闻网

从“品正”乐园到“形胜”擂场


曾钰婷


时间的白驹扬蹄而去,成长路上留下小学时光的斑斑蹄痕。难忘小学时光,难忘成长歌谣!现在途经此处,频频回首,情随秋光入故土;校依旧,情如故,只是不见故人留。

小学低年级时,我是在正己楼和品节楼中度过的,那时的整个校园都是我们的乐园。不必说高大的教学楼,欢快的阵阵铃声,刚劲挺拔的松,头顶天穹的柏;也不必说飞鸟在梢间跳跃,琅琅书声在操场间回荡,坛间花草演绎着季节的轮回。单是校园的上院便令我如痴如醉,常常使我忘了上课的铃声。当老师回到办公室,玩伴们便蜂拥般地来到操场,尽情地嬉闹——秋天在桂花树下拾桂花(先前是有的);冬天在院里寻冰块;当春日的暖阳亲吻着我们的肌肤时,院里的铁树(现已被挪走)、松树、桂树都泼了墨似的,焕然一新;夏日里同学们玩得更是火热,累了就依着松树乘荫。有人说,松上是有松鼠的,我于是常常呆呆地望着,却从来没有见过那蓬松的大尾,有着的,也只是灰绸缎似的鸟雀的尾巴。

下院也是我们的“天堂”。活动中心后面有一块神秘的“乐土”,我们是那里的常客。几块光滑的大石头伫立在那里,我们便跳上去、溜下来,百玩不厌!脚下是茸茸的草,周围有几盆花,栏外是一墙洁白的栀子花。叫上几个朋友,去旁边的图书室“参观”也是极好的主意。我们不是去读书,而是去看书册,因为那杂乱的房间里堆着大大小小、花花绿绿的书,颇为“壮观”呢!

上了小学高年级,我就到形胜楼上课了。我再没有去过图书馆,再没有见过西瓜虫,再没有与古柏细语……Bye!我的桂花树!Bye!我的“小假山”!……

到了形胜楼,乾坤似乎都翻转了:那是标准的“三天一小考,五天一大考”,简直就是一个大擂场。要想“适者生存”也只能“Good good study,day day up”了。

听,一声钥匙响,准是向老师“登场”的节奏。这时,所有人的脑神经都绷紧了,手掌合于胸前祈祷向老师怀中别抱着一摞卷子。老师总会有像“蒙娜丽莎”样的笑容,让人难以捉摸——是今天下午又有一场考试?还是我们的分数砸了锅底?

几门科目里,我不太喜欢的是科学,每每上课,只见老师手里攥着一根粗棒,门外、门边、讲台旁、教室后哪儿都有罚站的学生。课上,老师的嘴一张一合,活像金鱼的两腮。电路是怎么回事?图是怎么画的?我至今还没明白。

于是下课问同学:左面问了问右边,前面问了问后面,却总没问出一个满意的答案。我这才知道“知之者不如好之者,好之者不如乐之者”。

我有一个爱好——收集《红楼梦》。上六年级时,我就收集了四本—有现代版本的;有古典版本的;有金色封皮的;有粉色封皮的。现在书柜里还放着刘姥姥借给我的《红楼梦》。莫问我喜钗还是怜黛,她们就如同春花好似秋月,有自己的个性与风格。《红楼梦》是我那时最钟爱的书,于是我将金陵十二钗的名字给班里的人取号:精明能干的孙班长是琏嫂子;才华横溢的老翁不负“探春”的名号;科代表(男生)是云妹妹,谁让他舌头“打了结”呢!

当踏出母校的那一刻,心中便涌起不舍——我自豪我曾被城小拥有!可我不得不告别呀:别了!我的品正乐园!别了!我的形胜擂场!我亲爱的城小。

(老师点评:拟题很巧,城小的生活在曾钰婷的笔下是如此多彩有趣。既有玩耍的快乐,也有上课的紧张忧虑,还有读书活用的得意。通过文字可看到一个活泼好学爱思考的可爱小姑娘。)


相关阅读:
腾耀娱乐 www.mlshua.cn
分享到: